5G来袭,谁能成为引领者?

      5G来袭,谁能成为引领者?无评论

从无线通信的几代技术演进来看,2G及其之前的技术,基本上解决了人与人之间的通信问题;3G技术最早还想解决语音的问题,2007年苹果发布了智能手机iPhone,不久就引爆了移动互联网需求。

尽管3G将人与网络连接到一起,但它本身还有很多技术限制。现在4G可以更好地实现这种连接了。故5G与4G相比,一方面,个人业务上会有很多新的提升,比如带宽会更大,峰值速率会达到10Gbit/s,很多基于视频多媒体的应用,体验与今日相比会大不相同。与此同时,5G还将解决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真正地为“物与物的连接”提供很好的技术保证。

对此,华为认为未来通信有3个关键需求:时延、吞吐率及连接数,5G分别能实现低于1毫秒的时延、10Gbit/s的数据速率。低于1毫秒的时延,可以支持实时移动控制、车联网应用和通信,例如“工业4.0”;10Gbit/s的数据速率,能够支持超高清视频和虚拟现实应用以及移动云服务;4G基站每个扇区能提供的连接数大概只有几千个,5G可达到一百万个,广泛部署后就能达到千亿数量级,这也就意味着今天看到的所有东西都能连接起来,这也是5G最大贡献――实现万物互联。

毋庸置疑,如今的移动互联网已经在深刻地改变着我们的经济和生活,无线网络“鸟枪换炮”上马5G后,当然更能促进移动互联网繁荣。例如,普通用户下载一部8G高清电影的时间将从3G时代的70分钟和4G时代的7分钟,降低到短短的6秒钟。当然除此之外,还将带来数不清的新机会,这将给遵循传统模式的保守者带来巨大挑战。也正是因为未来的广阔前景,5G已经成为全球的关注焦点。

据称,韩国将于2018年冬奥会推出5G服务,日本将于2020年夏季奥运会推出5G服务。日本运营商NTT docomo已经开始组织厂家进行技术评估和验证;欧盟一直是推动5G发展的非常关键、活跃的力量,由欧盟发起的5GPPP研究项目群也已正式启动;而中国政府也为5G发展设立了明确目标,早在2012年就成立了IMT-2020 5G推进组,投入巨资推动全球5G统一标准,并于今年5月发布了5G无线技术和5G网络架构白皮书。

对于5G的发展,作为通信行业引领者的华为自然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和发展思路。

首先5G的发展需要更加开放的跨行业合作,以应用引领标准,以需求促进创新。我们期待5G技术能够走出一条全新的“开放之路”,电信业要打开大门,其他行业应该积极参与,通过跨行业的沟通与合作,更好地理解不同行业应用对5G通信网络的需求,尤其是那些具有共性的需求,更好地定义5G的标准,用各个行业的应用需求,促进5G的技术创新。

为此,华为已经与包括中国移动、日本NTT docomo、韩国LG U+等9个运营商正式签署了5G合作协议,不仅涉及华为和运营商的合作,还包括5G跨行业场景如何定义;另一方面,华为还不断呼吁建立正式平台,以便于跨行业交流。

其次5G不是简单的网络升级换代,而是全方位的重新构建。超大带宽、超低时延、海量连接数、超高速移动、全频谱接入等,都要求5G在技术上迈上一个新台阶。而华为通过过去几年的研究,已经构造出软件可适配的空口架构技术,包括SCMA、F-OFDM和polarcoding,可以将频谱效率至少提高3倍,同时大幅增加连接数和降低时延。此外,5G网络将是一个开放的、软件可定义的架构,在此架构上有不同的虚拟网络切片,如车联网、物联网、无线宽带网络,以适应成千上万的5G应用场景。

再次,全频谱接入是5G时代的重要特征,意味着5G接入不仅使用6GHz以下的蜂窝通信频段,而且还要开发高频段和毫米波频段。这样的理念对运营商而言,意味着只需建设一张无线接入网络,即可满足不同用户的各种需求,避免碎片化网络。

最后要实现5G,必须采取正确的技术商业化演进策略。在5G诞生的过程中,将出现大量的技术创新,其中许多技术并不需要等到部署5G网络时才投入使用。相反,可以在现有网络中不断引进和融合这些技术,以提升现网性能和用户体验。

基于此,华为发布了4.5G商业蓝图,4.5G有望在2016年实现商用。华为希望通过4.5G推动运营商的业务发展,支持新的业务、终端和体验,为5G时代做好准备。这样演进式的技术商用策略,有助于最大限度地提高4G网络的性能,最大化实现4G网络的投资效用,更好地培育市场对5G网络的需求,并且帮助今天的移动运营商将其市场优势从4G延伸到5G时代。而日前在上海举办的全球移动通信大会上,华为已经带来了全球第一台工作在6GHz以下低频段的5G测试样机,第一次在低频段上实现了网络峰值速率达到10Gbit/s。

综上所述,5G的到来已是大势所趋,而鉴于华为对于5G理念和发展的客观认识及先发优势,其在未来的5G时代势必会再度成为行业的引领者。5G来袭,谁能成为引领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