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美国大选的泄密邮件,WikiLeaks 上还有什么好看?


自美国民主党国家委员会 (DNC)近2万封邮件遭到曝光之后,日前 WikiLeaks 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发出了警告。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WikiLeaks 手上还持有大量关于美国总统竞选的材料,将很快公开。阿桑奇指出,这将对美国政坛产生巨大影响。

关于此次 DNC 邮件泄密事件的争论迅速升温,除了围绕两位民主党总统竞选人之外,黑客行为对美国政治走向的巨大影响——正如阿桑奇所说——也是媒体争论的焦点。抱着“隔岸观火”的心情,我打开 WikiLeaks 想看一看泄密的邮件都是怎样的。

WikiLeaks 竟然能够正常访问,这是我在顺利打开 WikiLeaks 网站后的第一个反应。特别是 WikiLeaks 的访问还是 https 连接,我不禁打开他们的证书看了看,心里疑惑到底是谁给他们签的?

  原来是自己签的

WikiLeaks 的背景故事在这里就不多说了,阿桑奇的传奇经历丝毫不逊色于斯诺登。Andrew Rossi 导演的《Page One》里面有一段就是讲 WikiLeaks 与《纽约时报》合作的故事,以及WikiLeaks 发布美军在伊拉克向平民扫射的视频等。总之,在 WikiLeaks 网站上总能看到令人“惊讶”的内容。在研读 DNC 被泄露的邮件之前,我顺手点开了今年三月份发布的希拉里私人邮件。

希拉里使用私人邮箱处理工作内容,几年前就曾经遭到科技媒体的猛烈批评。基于美国的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信息自由法案),如今这些邮件被美国国务院公之于众。WikiLeaks 上公布了三万多封,时间从2010年6月30日一直到2014年8月12日,而且支持了关键字搜索功能。我尝试搜索“China”,获得了1288个结果,简单浏览不难发现,“日理万机”的希拉里在任国务卿期间,涉及中国问题时的联络对象来回去就是几个助手和特使,还有新美国基金会的“影响力人士”。

在这个时间跨度里,我简单回想了几件中国互联网和科技商业领域发生的大事。看着一封封*敏感词无法显示*的邮件,我的脑海里浮现了那一张“希望有关部门管管”的微信表情图。

回到本文最初想要探讨的,美国大选前夕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邮件泄密事件,尤其是有报道称这是俄罗斯黑客在背后作祟的问题。截至目前,美国政府还并没有公开表态,只有一些来自美国官员的匿名消息或者是私营的安全公司有过这样的说法。俄罗斯方面也是始终矢口否认。至少从官方对外口径来看,俄罗斯黑客捣鬼的说法是不算数的。

但是即便如此,WikiLeaks 将邮件泄露并且直接导致 DNC 主席辞职的事情,是谁也不能否认的。而正是将邮件公之于众的这个举动,被一些学者认为,是这次黑客入侵事件的一个不同寻常之处。哈佛大学法学教授 Jack Goldsmith 认为,这种做法有可能为美国未来的民主制度带来“有野心的操纵力”。

受影响的不仅有美国的民主制度,还有国际关系准则。半个世纪前的《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和《联合国宪章》,作为现代国与国外交关系的基石,坚持各国主权平等,他国无权干涉内政等基本原则。(要不然我国外交部整天抗议的道理从哪来呢,对吧。) 但是放在 DNC 黑客入侵这次的事件里,如果假设是俄罗斯黑客干的,那么美国的内政是否被外国干涉了呢?是否违反了相关国际公约里规定的不干涉原则呢?

安全社区则有一种声音认为,其实美国目前的选举投票系统很容易被入侵,可以直接修改结果。换句话说:你费那劲泄露邮件干啥?你把投票结果一改,不得了吗?!

黑客行为引发的一些问题,目前还处于灰色地带,并不是十分明朗。与此同时,和我们每个人关系最紧密的,是要牢牢记住:重要的数据,重要的纪录,重要的个人信息,千万不要交给你不信任的企业或者个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