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刚:2013,通信行业在迷茫中的嬗变之年

通信世界网讯(CWW) 如果多年以后回顾通信行业的转折是从哪一年开始的的时候,或许我们不能认真的审视和考虑把2013年作为一个重要的候选年份。距离最近的一次大规模行业重组5年之后,中国的通信行业迎来了嬗变之年,无论从外部的竞争环境还是内部的竞争方式,再到行业所面临的宏观经济和政治环境,其变化之纷乱,影响之深刻,或许都足以记录在通信行业的历史记忆中。

在这一年,一场有关微信是否应该收费的口水仗在通信巨头中移动与互联网大佬腾讯之间展开,让公众第一次知道了OTT的专业名词,免费与收费之争,到底应该如何界定微信的与基础通信业务有极强替代性的服务,专家、监管机构与当事各方莫衷一是。而围绕微信在三大运营商之间展开的明争暗斗则不啻于一场宫心计。

而随着争论的公开化,有关电信运营商管道化境况恶化的担忧被业内屡屡提及。在外界看来运营商难逃管道化的命运,但是中国三大运营商却不甘于只是一个管道工。一个名为Jego的小工具沉沉浮浮,一场微信沃卡的营销秀,一次搜狐视频包月不限流量的合作,乃至流量第三方付费探索,甚至中国电信放下身段与网易共同开拓易信,2013年见证了电信运营商在试图摆脱管道工命运上的努力与挣扎。

但是,还好,发生在电信运营商与移动互联网厂商之间的争论很快悄无声息而不再受到人们的关注。因为移动互联网们发现在无线带宽已经可以以兆计算的年代实在是没有必要再看运营商的脸色,也没必要再与运营商浪费口水了。况且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之间在互联网战略领域的布局还有很多的阵地要占领。

或许在移动互联网们看来,电信运营商的移动互联网业务实在是不值得一提而被冷落。

但是这并没有阻止运营商升级自己无线带宽的冲动。早在2013年前半年,中国移动就宣布了全球最大的4G网络投资建设计划,宣称在年底基站规模将会达到20多万。这是在4G牌照发放的前夜。在12月6日的下午工信部低调的突袭4G牌照之前,围绕FDD与TDD牌照应该如何发三大运营商乃至海外的设备商和本土的制造商也都纷纷粉末登场各抒己见,但是很多人并没有能够正确的预测到工信部这一次破釜沉舟真的给三家运营商同时发了TD-LTE的牌照,以至于很多专家和甚至当事人还以为处于梦中――如果细心的观察下习李新政其实我们本不应该有什么惊讶,况且斯诺登投下的信息安全的阴影至今仍然是各国政府与美国争执的焦点,从这个角度其实斯诺登拯救了一些人。对一些人来说,即使拿了4G的牌照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2013年是他们迷茫的一年。

当然,4G牌照发放,尤其是在一段时间之内的TD-LTE一统华夏,仅仅这一件事情就值得把2013年看做最值得记忆的一年。

而工信部再次向媒体确认,将在年底前正式发放虚拟运营商牌照。这是中国通信行业的一次重要的制度变革――基础电信业务领域有了民间资本的身影。尽管在全球虚拟运营商也鲜有能够获得成功的典范,但是这并没有能够阻止各路民间资本的近乎疯狂的热情,几乎每一个运营商都选择了十几家作为潜在的合作伙伴。就等着工信部最后发强令。但是把第一道守门员的责任交给运营企业来负责,多少也有点不负责的味道,放弃行业游戏规则的制定权,是不是意味着在这件事情上行业管理部门也有点迷茫呢?当然,民间资本并不迷茫,因为他们知道,只要政府进行数量管制的资源,就一定是能够持续升值的资源,这一点从房价到车牌早已经被证明是永恒的真理,所以先拿到再说。

[1]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