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NSA监听计划泄露,高科技公司最遭殃


在美国NSA监听计划泄露后,微软已经失去了部分客户,其中包括巴西政府。IBM花费超过十亿美元在海外兴建数据中心,以安抚国外客户,让他们相信其信息安全性。

从欧洲到南美,许多美国之外的高科技公司宣称它们正在获得一些刻意回避美国供应商的客户,这些客户在NSA监听计划泄露后开始怀疑美国科技公司与NSA有牵连。

虽然美国政府在斯诺登泄密后遭遇的是外交和政治方面的大问题,但美国企业界和分析师均表示,更紧迫的问题是经济。包括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在内的科技界领军人物在上周五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会晤时提出了这个问题。

现在还不可能看到NSA监听计划泄露的全部经济后果,——部分原因是大多数公司受到商业合同的约束,但是,随着企业界开始质疑美国科技产品的安全性,不良后果正在开始增多。

最近,斯诺登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一个技术会议上露面的视频被媒体披露。斯诺登透露了美国政府从事间谍活动的一些新细节。美国的许多高科技公司面临新的质疑。

尽管这些高科技公司声称它们只会根据法律规定提供用户信息,并没有故意通过后门泄露数据,但外界对它们的怀疑挥之不去。

“对每一个高科技公司来说,这一事件影响了他们的道德底线。”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高级分析师丹尼尔·卡斯特罗(Daniel Castro)说。他还预测,到2016年,美国云计算产业可能因此损失350亿美元。

技术研究公司Forrester Research称,基于美国云计算产业的规模,相关损失可能高达1800亿,相当于行业收入的25%。

监听计划泄露对美国经济的影响突出地表现在高科技公司管理者和客户之间的日常对话中。关于监控的话题以前很少出现在谈话中,现在却成了标准的议题。

“我们的客户,特别是全球性企业客户,都表示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关心他们的数据存储在哪里,以及它们是如何被使用和保护的。”微软公司法律总顾问约翰E·弗兰克(John E. Frank)说。

与此同时,卡斯特罗表示,美国公司宣称,它们认为美国政府的应对正在使情况变得更糟。

“大多数公司都非常沮丧,因为政府的做法使它们无法走到丢失的客户面前去说,‘看,情况现在不同了,你可以再次信任我们。'”

在某些情况下,这意味着丢失潜在收入。

这对美国之外的公司是一个福音。

挪威电子邮件服务提供商Runbox公司,原本只是谷歌Gmail等类似服务的替代者,在美国NSA监听计划泄露后,其客户当年就增长了34%。

巴西和欧盟,原本使用美国的海底电缆进行洲际通信,上个月决定在巴西和葡萄牙之间建立自己的电缆,并将承建合同给了巴西和西班牙公司。巴西也宣布,它计划在自己的电子邮件系统中放弃微软Outlook。

加拿大最大的软件公司OpenText的首席执行官Mark J. Barrenechea表示,在美国的爱国者法案(Patriot Act)通过后,——该法案在9/11事件后扩大了政府的监视权,其他地区的公司已经开始形成一种反美态度。

Barrenechea补充说,“反美言论在斯诺登泄密后明显增多。”例如,在NSA监控计划泄露后,OpenText公司的一个大客户——总部设在英国的一家全球钢铁制造商——要求其数据不能进入跨越美国。

“隐私问题价格问题更重要。”德国一家软件公司的高管Matthias Kunisch说,“因为斯诺登,我们的客户意识到了美国公司和NSA的可能关系。”

安全分析家说,NSA监听计划泄露的最终影响可以通过中国华为公司的遭遇来估计。华为公司被迫放弃一些主要的收购和大额交易,因为美国国会议员声称该公司的产品中包含一个为中国军队设置的后门,尽管这种说法从来没有确证。

硅谷的公司一直抱怨美国政府官员,称政府的行动正在伤害美国的高科技公司。但是,当谈到具体的经济危害时,这些公司陷入可沉默,这也许是为了避免惊吓股东,也可能是因为现在还不到公布具体证据的时候。

“这些公司需要迫使政府做一些事情,但他们没有证据显示美国已经蒙受了巨大经济损失。”Kunisch说。还有一些美国公司称,它们的业务没有收到很大影响。

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公司首席执行官John T. Chambers在接受采访时说,NSA监听计划泄露事件没有对思科的业务产生很大的影响,虽然该公司在欧洲和亚洲一些交易延迟,但它们正在完成。

尽管如此,除了客户流失之外,美国一些公司在其他方面也受到了影响。

安全分析师说,一些高科技公司已经花费了数百万,也可能是数十亿美元,为它们的产品增加最先进的加密功能,如谷歌的搜索服务和微软的Outlook。

IBM公司在一月份表示,它将花费12亿美元在伦敦,香港,悉尼,澳大利亚建造15个新的数据中心,以吸引国外那些对数据安全很敏感的客户。Salesforce.com本月初也宣布了类似的计划。

德国和巴西已经对美国公司和美国政府持有特别的敌意。这两个国家的国会议员正在考虑立法,以使美国高科技公司在它们的国境内开展业务需要付出高昂成本,甚至在使这在技术上成为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一些美国政府官员说,这样的法律可能有保护隐私之外的动机。将美国公司拒之门外,“也就意味着当地公司可以获得更多的业务。”前白宫反恐顾问理查德·克拉克(Richard A. Clarke)上个月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