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乐陈:信息化视角下的医疗机构客观评价

医院评价工作是从90年代开始伴随着现代医院体系完全建立过程中随之发展的,也是由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固定下来的制度化工作。2009年新医改以来,由于医疗机构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有一定程度的发展,在这个基础上,医院评价体系的评审标准设计的思路开始采用多元的方式,避免过去单一性的检查,考察日常不考察应激、应检能力,同时以持续质量改进和PDCA为指导思想,并体现“以病人为中心”的整体理念。

医院评价一方面对信息化有着具体的要求,另一方面,信息化也在促进医院评价向客观性发展。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综合评价处副处长王乐陈在7月22日“首届东三省-内蒙古人口健康信息化培训大讲堂”上发表的演讲中表示,借助信息化平台和数据统计,可以让医疗机构自身和社会大众对医疗机构主观性评价转变为更为客观和可量化的认识和评价。借助“云大物移”新技术,实现数据分析模型,打造医院评价公正性和医疗行为专业性。

王乐陈:信息化视角下的医疗机构客观评价

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综合评价处副处长 王乐陈

医院评价工作

王乐陈介绍:现在对医院的评价主要集中在自我评价、社会评价、专家评价、统计评价四个纬度,着重强调医院的自我评价,通过自我评价能够帮助医院自己找到自身的问题,自己发展自身的医疗技术和服务水平。此外,统计评价的目的在于通过客观的数据将主观的评价生成评价结果,通过统计评价和自我评价相印证,让医院的管理者和监管者了解目前所处的位置和水平,并进行一个自我改进,同时,社会评价形成更强烈的第三方监管的动力。

持续质量改进也是本着PDCA管理循环的原则,先树立目标,然后执行计划,检查路径是否需要改进,最后进行修正。“调医院的主动性,只有医院不断自省,医疗质量与安全问题才能持续被发现及改善。要求医院建立医疗质量与安全内控机制,及时监测发现医疗质量与安全问题(直接、间接及潜在的);找到问题,并根据对质量安全影响大小、现有条件能否解决、干预后所导致负面影响、干预措施消耗成本、指标敏感性等因素判定存在问题优先次序。”王乐陈指出。

医院评价目前还在使用2011版的标准,从目前的标准统计来看核心条款一共有48条,“核心评价条目”中专门评价信息化应用效果的比重占10.4% ;在评价医疗质量安全管理方面,与信息化直接相关的条款约占17.8% ;在评价医院管理部分,信息化约占25% ;在其他评审项目和监控指标中,高达37% 的项目需要信息系统提供相关数据或进行分析处理。医院评价对信息化有着具体要求范围覆盖门诊就医、住院诊疗、安全管控、院务保障和信息公开等各个环节,可以看到信息化在医院评审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另一方面,信息化促进医院评价向客观性发展。随着信息化的发展,医疗卫生信息的数据量正在急剧增长,中国的医疗正在迈入“大数据”时代。云计算、大数据技术的出现,使得医院海量数据可以得到更好、更充分的利用。电子病历是数据的核心和骨干,医院的所有数据包括收费、质量、医疗都是围绕着电子病历展开。病案是整个医疗过程的客观记录,医院评价中对病案资料的利用越来越多。

大数据下的评价

去年开始对医疗机构服务质量进行第三方的评估,这也是首次提出通过第三方评估的方式对医疗机构服务质量进行评估,包括三级综合医院医疗服务数据分析报告、DRGs绩效评价报告、医疗质量与医疗效率指标分析结果和满意度监测报告。

三级综合医院医疗服务数据分析报告会对医疗机构的服务能力、住院费用、服务效率、患者安全以及临床专科和单病种的建设现状进行客观分析。

王乐陈:信息化视角下的医疗机构客观评价

上图颜色深浅的不同代表的是各省本地就医的情况,通过一些基本的信息,可以了解以省为单位,有多少外地的病人来就诊,王乐陈说:“这个外地的概念就是临时从外地到本地来看病的而不是常住人口,可以分析出一个就医的流向,颜色最深的就是北京、上海、江苏、广东和四川,说明医疗技术力量比较雄厚或者说医疗资源比较丰富的地区接收外地的病人来看病的情况比较多,这样的分析对医疗资源的配置会起到一定的作用。”

此外,通过描述性统计与指标分析,护理、入院情况、检查检验、医嘱用药、随访等患者信息采集内容转换成住院死亡类指标、医疗机构合理用药指标、患者安全指标、手术并发症类指标、医院感染类指标、重返类指标,组成医院质控指标体系,让医疗机构可以直观的了解医院自身的医疗服务质量。

王乐陈:信息化视角下的医疗机构客观评价

2010-2014年66所医院医疗质量主要指标情况分析

另一个重要的第三方评估就是DRGs绩效评价报告,DRGs中文译为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Diagnosis Related Groups,简称DRGs),即根据年龄、性别、疾病诊断、合并症、并发症、治疗方式、病症严重程度及转归等因素,将患者分入若干诊断组进行管理的体系。DRGs的分组原则是临床过程一致性,资源消耗相似性;分组依据是疾病类型、治疗方式、个体特征;分组的数据来源是病案首页。

2014年和2015年,全国大概有20多个省都参加了DRGs绩效分析的研究。2014年综合绩效总分值位居前五名的省份是北京市、天津市、云南省、陕西省、浙江省;2015年综合绩效总分值位居前五名的省份是北京市、云南省、山东省、江西省、上海市。

DRGs作为评价医疗质量、医疗服务的新的医院管理方法逐渐在我国被认可、引入和使用。DRGs在控制费用、规范医疗行为、减轻患者负担,提高医院医疗效率方面的作用已有所显现。目前,北京、上海、广东、云南和江西等多省市都已开展了DRGs工作。

虽然都是第三方评估,三级综合医院医疗服务数据分析报告更关注全局性的指标,重点关注平均住院日、床位周转次数、床位使用率、死亡率、费用、服务量等全国性的指标; DRG绩效评价报告更注重各地区之间的绩效差异,通过DRGs综合得分、病例组数、CMI值、时间和费用消耗指数、低风险组死亡率等指标可以更加精细地体现地区之间的差异。

满意度评价

满意度管理是基于满意度监测数据与评价结果的管理,从学科角度而言,其是融合统计学、心理学、行为学、医学、管理学等综合学科的整合式管理。患者满意度监测指标设定是基于医院服务结构、服务过程、服务结果的终末触点,是医院管理要素的指标化投射,依托指标监测与评价的数据化、语言化呈现。满意度管理能够切实成为基于数据、信息的循证管理和PDCA循环管理的医院实用型价值管理工具。

满意度评价一直以来都是每家医疗机构都很重视的工作,在现阶段,满意度评价的关注点已经从关注满意度是多少向经过满意度评价知道哪个部分最不满意,最终达到精细化的结果。

2014年纳入监测的36所医院的总体满意度为86.58。在14项基本指标中, “费用清晰度”分值(90.54)最高,其次为“医生态度”(88.49)和“隐私保护”(88.45)。“候诊时间”分值(79.16)最低, “检查等候”(81.73)及“预约挂号”(81.76)次低。王乐陈说:从门诊满意度的角度来看,最满意的是“医生态度”的满意度,最不满意的就是“预约挂号”和“候诊时间”,这也跟我们心中的印象是一致的。

从评价的4个维度来看,患者对护理服务的满意度评分最高,为94.37,其次是医疗服务(92.16)、流程管理(91.17),环境后勤维度的评分最低,为86.34。从13项指标的监测来看,满意度介于80.73到98.46之间,评分最高的3项依次是“护士查对”、“护士反应”、“术前告知”,评分最低的3项指标依次是“健康教育”、“环境清洁”、“餐饮质量”。

“通过数据分析或者说通过信息化的手段,现在的管理方式比以前有着更多的抓手和依靠,而且这些数据指标,实际上也不对其进行排名,只是一个强制性的约束,希望通过这样的指标能够自我查缺补漏,起到自我提升的作用。”王乐陈最后总结道。

(本文根据“首届东三省-内蒙古人口健康信息化培训大讲堂”现场速记整理)

转载请注明出处:HC3i中国数字医疗
【责任编辑:shichenlu TEL:(010)6847660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