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萧山治污困局 三个文件治不了一台燃煤锅炉

北极星节能环保网讯:一份“乌龙文件”客观上纵容了企业违规,三天内两次事故竟无人问责——就在“美丽杭州”全力迎接G20峰会之际,一台普通的燃煤锅炉如何折射出杭州市萧山区的治污困局。

3月21日下午3点30分,位于杭州市萧山区红垦农场的杭州广龙实业有限公司(下简称广龙实业)的厂区内一阵骚动,一名工人挥舞着手中的钢锹,从厂区最深处的拐角处冲出,大喊着“起火了,冒烟了!”,随之,工人们放下手里的活计从各个厂房中走出,聚集到拐角处,原本略显空旷的厂区一下喧闹了起来。

就在拐角最深处,整个厂区的角落里,十几米高处的锅炉储油罐冒出了巨大的白烟,伴随着油液的泄漏,厂区内回响着“哧哧”的噪音,此时,前来一探究竟的工人们开始意识到危险,头也不回的开始往回奔跑。这是《法人》记者在接到投诉后暗访广龙实业燃煤锅炉造成污染并起火一事的过程中,亲眼所见的一幕。

与此同时,20公里以外的杭州主城区,喜迎G20峰会的准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以G20的到来为契机,杭州市开始了大范围的市容改造、道路扩容等市政工程,并把环保专项整治工作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全力以赴构建起大气质量、水环境质量、环境安全三大保障体系”,“为打造美丽杭州、建设‘两美’浙江示范区而努力”。

这样的背景下,一台普通的燃煤锅炉,却在一次次的刺痛着萧山区的“环保神经”——少数企业违背节能减排精神,不接受集中供热,“乌龙文件”开绿灯支持其违规改造,多次举报被环保局叫停,三天内连发两次安全事故,也正是这一系列问题,连续拷问着萧山区治理污染的决心和手段。

三天内两次安全事故

让时间再次回到3月21日广龙实业导热油燃煤锅炉冒烟泄油的那一刻。在离开事故的人群里,年岁较长的老刘告诉记者,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故了,“两天前的下午,导热油锅炉上的油罐就发生了起火事故。”

对当天起火事故印象颇深的还有家住附近的老鲍,事发当时,他正在去往另一家印染工厂上班的路上,“火苗着了得有六七米高,黑烟滚滚,因为油罐的位置都在锅炉房的顶上,所以离老远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来了两辆消防车,扑了得有半个多小时。”

作为一个资深技工,对锅炉技术熟知的老鲍告诉记者,对于广龙实业这样的印染企业来说,锅炉的作用在于生成水蒸气对印染品进行定型,一般导热油燃煤锅炉起火的原因,无外乎两种,一是锅炉底部出现结焦结碳现象,导致局部温度过高,在传热过程中导致管道堵塞,高压力下管道破裂,导热油泄漏起火;二是锅炉质量在高温和长时间作用下部件损坏,“当然这些都跟设备的管理和维修有关系,也就是说,问题还是出在企业上。”

查阅公开材料得知,导热油锅炉爆炸起火事件在生产型企业中属高发事故,如对锅炉的管理疏忽和设备失修、操作不当,存在重大的安全隐患,轻者造成财产损失,重者造成人员伤亡的也不在少数。

可这样的事故在广龙实业企业负责人庞和兴嘴中说出来,却有些轻描淡写,对于起火原因,他表示,“油锅炉外面肯定都有点油,漏油是正常的,可能是因为泵出了问题。着火了之后,也不需要修,后来我们一个多小时就恢复正常了。”

但对于21日下午油罐的漏油冒烟,庞和兴却表示,“根本没有此事。”

根据广龙实业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公司成立于2011年12月,注册资金2000万元,经营范围主要包括纺织品印染、整理,化纤布织造;经销:化纤原料,燃料、化工产品等。

对此, 萧山区委宣传部在经联系有关部门后表示,对于先后锅炉起火和冒烟的情况并不知情,但会重视处理。

起火锅炉环保问题曾被多次投诉

据了解,广龙实业的前身系杭州兴宝染整有限公司,早在2010年,兴宝染整便因在集中供热区域新建、扩容改造导热油锅炉的基础上,扇子加装蒸汽发生器和导热油热交换器,间接进行分散供热,取代集中供热而被投诉。

彼时,浙江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调查核实认为,兴宝染整和另一家染整公司的上述行为,违反了《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节约能源法办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和国家鼓励发展热点联产、集中供热的产业政策,这种行为总体上造成了能源浪费,还埋下了压力容器安全隐患,印染企业燃煤量大幅增加,区域内二氧化硫、烟尘等实际排放量大幅上升,加重了对周围大气环境的污染。

后萧山区多部门经会议形成纪要:必须严格执行有关文件,禁止擅自进行导热油热交换器改造,兴宝染整实施导热油锅炉及供热设备改造虽在有关文件发文前,也要结合企业自身产品的转型升级,逐步停运蒸发器,恢复集中供热,以提高区域整体节能减排效果。

然而时至今日,已经过去将近6年时间,但改头换面的广龙实业仍在使用自有的燃煤锅炉,且并未接受区域内热电厂的集中供热。

对此,萧山区红山热电厂生产技术副总经理曹宝仁在接受采访时介绍,由于相对于其他企业而言,热电厂由于技术和设备更先进,管理更规范,所以对资源的利用率更高,烟气清洁度也更彻底,完全能达到燃烧天然气的排放标准,“这也是为什么从国家层面便大力倡导区域内集中供热的原因,一是节能,二是减排。”

对此,他向记者出示了一组数据,热点厂燃烧率为91%,而企业自有的燃煤锅炉的燃烧效率只有80%左右。热电厂烟气清洁化改造后排放灰尘5mg/m³,氮氧化物50mg/m³,二氧化硫35mg/m³以下,而企业自有工业锅炉烟气清洁化改造后排放灰尘20mg/m³,氮氧化物150mg/m³,二氧化硫50mg/m³左右。

对于自有燃煤锅炉燃烧和排放是否达标的问题,广龙实业负责人庞和兴表示,目前排放尚未达标,但企业正在积极进行锅炉升级的改造,“我们准备改造成粉煤燃烧锅炉,粉煤燃烧更为环保,各种大气排放的指标比原煤要下降一点,这个新锅炉的技术、管理等各个方面都要比之前的好。”

当问到企业为何不响应政策精神接受集中供热,庞和兴说,目前企业接受了一部分集中供热,但定型环节所需要的水蒸气还是由自有锅炉提供,“因为成本比较低嘛”。他还表示,萧山区的印染企业都和广龙实业一样,定型环节所需的热量均来自于企业自有燃煤锅炉。

但在结束对庞和兴采访的第一时间,记者便随机走访了附近十公里内的三家印染企业发现,无论是定型还是其他环节,该三家企业无一例外均接受了热电厂的统一供热。

一家规模与广龙实业规模类似的印染企业中,一位赵姓的负责人带记者参观了厂房,记者发现,该厂区的生产环境要比广龙实业清洁许多,该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企业自去年年初便接受了统一供热,定型环节所需要的水蒸气全是由热电厂统一供应。“一来响应国家政策精神,二来无论是对附近的百姓,还是对厂区的环境和员工,都是好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