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ISIS内部黑客组织:比AK-47还要血腥的东西

揭秘ISIS内部黑客组织:比AK-47还要血腥的东西

  Nick在一年前到北卡罗莱纳州企业参观时候,被FBI探员召回,然后让他指认恐怖分子。

  美国联邦调查局不是第一次在Nick的办公室出现。作为一名前美国陆军游骑兵,他开了一家服装公司,但提供一些军事信息,代理商有时会通过咨询他来确保企业的安全。

  但是,这一次是不同的。

  Nick说:“美国联邦调查局截获的一些信息,暴露了我的名字、地址等,并确定我已经成为恐怖分子的一个高价值目标。”

  他已被列在恐怖分子的名单上,包括军事人员、政府雇员和平民在内,越来越多的人列入恐怖分子的“杀人名单”。这些名单被编译后,通过伊斯兰国黑客司传播,黑客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现代战争的面貌,黑客和他们的支持者组成一个小组织。

  一名海军陆战队老兵和网络安全咨询公司TrustedSec的创始人兼CEO大卫・肯尼迪透露:“ISIS的黑客组织在基地组织真实的存在。”

  哈里发的黑客组织基地

  在2014年6月,接管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大片辽阔之后,ISIS宣布自己的状态,确定叙利亚的拉卡为首都。他们骄傲地展示自己的重型装备和武器装备,新的“哈里发”成为ISIS的自豪。

  前网络犯罪调查的国防部的吉姆・克里斯蒂透露:“基地组织和ISIS做的事情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基地组织利用技术去保护自己,而ISIS使用它来传播恐怖主义。”

  基地组织有一个网站,为方便恐怖分子之间的沟通,他们甚至发布了自己的加密软件,但没有发动网络攻击。另一方面,ISIS在境外攻击笔记本电脑和互联网的连接,黑掉网站,潜入Twitter账户,传播恐怖主义思想。虽然已经有约30000个外国战斗人员加入该组织,参与到在地面战斗,但它想通过攻击某个国家,以显示他们也有可能在互联网上发起恐怖主义。

  伊斯兰黑客尤其钟爱黑网站引发的恐慌揭秘ISIS内部黑客组织:比AK-47还要血腥的东西

  ISIS的黑客有时被称为网络哈里发(Cyber Caliphate), 这个词是在2014年底由朱奈德・侯赛因打造的,侯赛因在英国伯明翰长大,互联网伴随着他的成长,曾经是名黑客。早在11岁的时候,他发现黑客攻击自己的电脑。

  “我被黑客欺负的时候,我想报仇,所以我开始学习如何破解周围的Googling。”2012年,他发现了黑客论坛,教程和工具在网上,并在15的时候组织了自己的黑客团队。

  他们用简单的方法,来接手社交媒体帐户或被攻击的网站。十几岁的他自己的方式来支持被压迫的巴勒斯坦和克什米尔人民。黑客团队甚至暴露了自己的个人资料,声称自己可以进去马克・扎克伯格的Facebook页面,北约防务的英国国防部,甚至托尼・布莱尔的私人地址。对此,黑客们集体匿名欢呼。

  但黑客的高调表现使得自己成为目标:2012年,侯赛因被抓获并被起诉,并被判入狱六个月。

  正是在那里,侯赛因接触了ISIS黑客翼的领导人Abu Hussain Al-Britani,开始成为向恐怖主义靠拢。在2013年保释出狱后,他很快去了叙利亚的拉卡。他依然认为依靠自己技能去发起破坏行为,会提高人类的认识观点, 只是这一次,他加入的是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

  他最终加盟ISIS,并成为他们的重要的黑客。

  在整个2015年,ISIS黑客仍然设法拉拢世界各地的目标,一些黑客黑美国新闻台,法国直辖市网站,科威特议会,甚至短暂接手国际商业时报和新闻周刊的Twitter帐户的网站,他们使用网络的方法来发现抗ISIS活动家。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攻击之一是攻击美国中央司令部负责打击ISIS美国军事单位相关的社交媒体账户。

  在2015年1月,黑客写信给中央司令部Twitter帐户的109000个用户:“美国兵,我们就来了,看你敢回来吗。”他还泄露了高级军事人员的信息,并公布了ISIS宣传视频到YouTube上。

  虽然这是一个低层次的、单纯的攻击 ,中央司令部把它称为“cybervandalism” ,这无异于宣传上的胜利。无论这个举措的意义有多大,但是我们需要意识到黑客已经潜在美国大兵的周围。Abu Hussain Al-Britani开始尝试亲自招募前黑客的朋友加入他,在亚利桑那州的服务器上有下载记录的约10万人将其个人信息转移,以防ISIS。

  侯赛因曾是ISIS行伍出身,也成为了美国的必杀名单。刽子手“圣战约翰”黑客被认为是该集团的网上招聘的顶尖人物之一,被视为一个有价值的目标。

  肯尼迪说:“我不能说具体是谁发现了他,但他们能够追溯一些在线状态,并找出他是从哪里来的,说服他参与到ISIS。”

  在2015年八月,这位21岁的黑客在Raqqa外的空袭中被杀死,来自美国军方的黑客们用侯赛因的网络工具对付他,通过引诱他点击一个链接到一个恶意文件,从而揭示他的IP地址和地理位置。

  陆军军官网络战不愿透露姓名的发言人透露:“对愚蠢的他们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但从我的经验,愚蠢的人先死。”

  “黑客在互联网上造成的混乱远比AK-47的大。”

  其领导人的逝世无疑是对ISIS黑客组织的沉重打击。同样是侯赛因的替补,下一任负责人在上任四个月后被杀害。但该集团不断发展,虽然多数专家向技术内幕声明,恐怖组织的黑客组织目前仍然是“不好”或“不成熟”,但他们不得不警告说,从简单的破坏到大规模的袭击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肯尼迪说:“我不会说他们以任何方式、形状或形式是最好的,但他们的技术意识越来越强。我看到,在未来五年,这些恐怖分子得到越来越多的技术和精明的黑客,这可能会导致灾难性事件。”

  有趣的是,在2016年4月,ISIS将不同的黑客团体合并为一个被称为“美国网络哈里发”的组织,虽然它是否有利于协调这个黑客团体,还有待观察。此举,使得它成为日益严重的威胁,可以吸引更多经验丰富的黑客加入。

  克里・斯蒂解释,有人可以简单地宣称自己为伊斯兰国成员,该组织显然激发了那些在美国出生的人的伊斯兰人,上周日的奥兰多夜店被黑客打死的49人。陆军网络战人员透露:“所有这一切需要的是一个或两个有网络的聪明的家伙发起,他们可以训练自己,他们已经滋扰到我们这里,我们的网络,他们甚至可能会对我们发生攻击。”

  该官员说:“如果你坐在摩加迪沙的一家网吧里,你可能会导致更多的混乱,现在在互联网上的混乱远比AK-47或炸弹的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