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并非因为粗心犯错,美国高层信息安全或有大漏洞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本周早些时候承认,她当年就任美国国务卿期间曾利用私人邮件服务器来处理公务,这是不明智之举。

希拉里并非因为粗心犯错,美国高层信息安全或有大漏洞

 

事后,她本人也就此事件做了相关声明:“我尊重并同意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的结论:认为此事件并不属于犯罪行为。几乎所有先前与我商议此事的前检察官和专家,包括前国家安全局检察长都同意这个结论,认为我并没有犯罪,无需受到刑事诉讼。”

所以,国会共和党现正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他们要求在举行听证会询问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来发泄因对方轻易将头号政敌“放生”而产生的怨气,但科米却偏偏是当年油共和党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 任命的,此可谓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此事也深表意外。他因而攻击科米的言行以及他的整个团队。呵斥他们的调查存在“操纵”之嫌。

不过,有三个事实证明,希拉里使用私人邮箱处理电子邮件并非如FBI所断言因为“粗心”所致。反而,她可能是在为信息系统中的巨大漏洞背锅。

首先,正如希拉里在过去的一年里一再表示:她从来没有接收或发送任何带有机密标记的电子邮件。在科米周二(7月1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他似乎反驳这种说法,称邮件中“很少”有机密标记。随后,在周四(7月14日)的国会听证会上,他撤回了声明并声称,超过30000封邮件中,只有3封是带有“C”标记的。他表示机密专家也认为仅通过这些还不足以获悉邮件中包含的机密信息。

毫不奇怪,媒体在周二和周三不断炒作了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反驳了希拉里一再证实她从未发送或接收标记为机密的电子邮件,这一事实。但当科米随后撤回之前的声明后,媒体几乎又来了个大逆转。

第二,实际上,前国务卿希拉里并没有关于利用私人邮件处理公务,而破坏国家安全做出任何妥协。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和国务院检察长也进一步做出确认。科米认为希拉里利用私人邮件处理公务是“粗心的”,这一声明也完全属于推测,无事实根据。而联邦调查局局长在公共场合利用这一推测性词汇,的确让人觉得可疑。

他还没有在新闻发布会上或国务院听证会上指出:利用私人邮件处理公务是一个已知,明确的风险;显然,部门服务器已经被中国和俄罗斯黑客多次入侵。

第三,科米将希拉里“邮件门”事件描述成“极端粗心大意”的。因为他认为希拉里“本应该知道”,邮件服务器上接收到的超过100封邮件都是通过包含机密信息的不安全通信通道。尽管没有任何机密标记。但是他没有提到的是,300多名美国国务院官员,包括许多长期,无党派职业专业人士和外交官,也使用相同的未加密通道给希拉里发送这些包含机密信息的邮件。

如果超过300个国家专业人员和专家都没有分辨出发送给希拉里的邮件中包含机密信息,以及是通过非安全渠道发送给希拉里,然后就认为指责希拉里是“极端粗心大意”的就是合理的?只要是明眼人都不会这么认为

如果真的考虑到这些无可争辩的事实,你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希拉里可能犯了错误,但绝对还没有上升到“极端粗心大意”的水平。如果说她是因为粗心的话,那么只能说所有的美国高官和下属办事人员都和她一样“粗心”,而这显然是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的。所以,无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在此后的当选,他们面临的任务就是赶紧修补这个千疮百孔的通信系统,以免美国政府沦为国际黑客的“肉鸡”而徒增笑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