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济南21万元“污染费”引发的垃圾堵城

北极星节能环保网讯:编者按:一笔仅仅21 万元的村企共建费,竟导致一座省会城市生活垃圾处置失控6 天。济南村民一次邻避式的维权行动,触动了中国城市垃圾处置体系的脆弱脉门。

山东济南21万元“污染费”引发的垃圾堵城

2015 年9 月10 日,村民围堵济南市生活废弃物处理中心门口公路,垃圾运输车只能停靠在路边,无法进厂。

南方周末记者王瑞锋❘摄

五年之后,当刘传国把三轮车堵在垃圾填埋场门口第五天时,他依然后悔当年没能阻止建设在村口的垃圾焚烧厂。

刘传国是山东济阳县孙耿镇高家村人,这是个647 户2163 人的村庄,濒临黄河北岸,几道灌溉小麦用的水渠环绕村庄。

开建于2010 年3 月的垃圾焚烧厂,位于这个村庄南侧一公里,厂区占地120亩,总投资约9亿元,是山东省最大的垃圾焚烧发电厂。发电厂由光大环保能源(济南)有限公司运营。

垃圾焚烧厂再往南一公里,是济南市生活废弃物处理中心(填埋场,以下简称垃圾填埋场),填埋场由济南市城管局监管。垃圾焚烧厂和填埋场同属于济南市第二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也是目前济南唯一正在使用的垃圾处理厂。

高家村村民认为,近五年来,紧邻的填埋场和垃圾焚烧厂,使得空气难闻、灌溉渠污染、粮食减产、患病增多。2015 年8 月份,村民间流传,企业发给村民的“污染费”被截留。这让村民无法忍受。

9 月5 日晚8 点左右,约700 名村民来到村南,将填埋场的门口堵住,同时通往垃圾焚烧厂的道路被阻断。

五天之后,黄河南岸,30 公里外的省城济南,垃圾围城

一场讨要“污染费”为名的邻避运动,使得整个城市的垃圾囤积。济南,这个省会城市垃圾围城的困局,同样需要在平衡各方利益的博弈中艰难解扣。

1、村民堵路 垃圾堵城

2015 年9 月10 日下午2 点,尽管刚下过一场小雨,但垃圾填埋场门口马路上依然聚集着高家村上百名村民。

这是通往垃圾填埋场和垃圾焚烧厂的必经之路。

平时,每天晚上10点之后,几十辆满载生活垃圾的车辆,绵延数百米,经104国道,抵达垃圾填埋场和垃圾焚烧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