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创业以来的“六大战役” 酷派会是最后一战吗?


周鸿祎,互联网时代一个颇具话题性的人物。讨厌他的人,会称他为流氓教主,喜欢的人则会尊他为战神。非生即死,非友即敌的二元世界观下,翻开周鸿祎的商业战斗史,那一串串…

周鸿祎创业以来的“六大战役”  酷派会是最后一战吗?

周鸿祎,互联网时代一个颇具话题性的人物。讨厌他的人,会称他为流氓教主,喜欢的人则会尊他为战神。非生即死,非友即敌的二元世界观下,翻开周鸿祎的商业战斗史,那一串串的名单,有失意者,亦有当红者;命运裹挟下,个个都为名与利,或刻意隐藏,或夸张演绎,忘了真我或本我,商场就是战场,这里没有对错,只有“你死我活”。

周鸿祎是个什么样的人?

对于这个问题,对于没有接触过老周的人来说真的很难回答的好,回答的准确,只能通过度娘、万能的知乎对其了解一二。

员工:来360之前,看过老周很多文章和访谈,和别的大佬不同,感觉老周满满都是干货。

2010年加入360时,在公司里也能不时见到老周,作为一名小员工,那感觉就像见到明星一样。印象深刻的一次,在惠通d座食堂吃饭时,老板就坐我不远处吃饭,忍不住回头偷瞄几眼。老板和普通员工无异,这就是老周,很真实,没有老板的架子。听老周批评或点评产品,宛如胜读十年书,一方面是老周做产品的功力,毫无保留,乐于分享。另一方面是他的学习能力,从来不固步自封,永远都在接受最新的理念和流行元素,看看老周微博,对流行语和热点的捕捉秒杀公司专业玩微博的。

程序员:当我小心翼翼地展示约10万行C++代码的软件时,他(周鸿祎)竟在十几分钟内就指出多处重大的设计错误,使我目瞪口呆地意识到整个软件系统的价值为零。

陈一舟:首先要像周鸿祎那样,把自己当做一个伟大的战士,他肯定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他不会被干死的,这点我相信。当然,只要他扎的人不太多就行。

群众:一想到360,蹦出的词是“流氓软件”,到处惹是生非,老干损人利己的事。总处在风口浪尖,比如战百度,结果360搜索就自然更能生长。战小米,结果360特供机就自然获得关注。打流氓软件,结果360安全就相应崛起。虽然不明真相,但是各种撕逼之战让众多媒体人“津津乐道”。

零零散散找到的一些答案,褒贬不一,既然能把360做成国内知名的互联网公司,自然有一套“武功秘籍”,旁观者看到的是周鸿祎的飞扬跋扈,而周鸿祎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有目的、“自私的”、一切只为360。

这些年,周鸿祎KO过的那些人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或许这就是商业社会赋予周鸿祎的另一种“天赋”。

周鸿祎,1992年大学本科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电信学院计算机系,因成绩优异,1992年被保送西安交通大学读管理学院系统工程系研究生,1995年研究生毕业,获硕士学位。至此,拉开了老周的彪悍人生序幕。

序幕:方正集团

1995年始,周鸿祎就职方正集团,先后担任程序员、项目主管、部门经理、事业部总经理等职,从普通程序员被先后提拔为研发中心副主任、事业部总经理等职务。1998年10月,创建北京三七二一科技有限公司,2004年1月,雅虎出资1.2亿美金购买了香港3721公司,2004年3月,周鸿袆就任雅虎总裁,全面负责雅虎及3721公司的战略制定与执行。2005年8月,周鸿祎在执掌雅虎中国18个月后功成身退。2006年8月,周鸿袆投资奇虎360科技有限公司,出任奇虎360董事长,通过免费的商业模式,产品与技术的创新,颠覆了传统互联网安全概念,成就了今天的360。

第一战:“掏空”雅虎 再战搜索

周鸿祎在雅虎念念不忘的是一手“栽培”的一搜搜索,MP3搜索超越百度,雅虎邮箱做到国内第二,在如此丰功伟绩之下,雅虎阴差阳错投入了马云的怀抱,马云接手雅虎之后,废掉了发展很好的一搜,砍掉了盈利的无线和品牌业务。至此一系列矛盾愈发不可收拾。

2006年3月,周鸿袆创建奇虎公司,最主要产品之一就是360安全卫士。开始专杀3721这款自己做出来的软件,直接将雅虎中国最赚钱的“雅虎助手”软件从浏览器中彻底清除,简直是要断雅虎的命根子。雅虎中国开始向媒体披露周鸿祎离开雅虎前后的种种不道德行为,甚至大肆从雅虎掠夺技术、资源、人才,做了很多伤害老东家雅虎中国的事情。周鸿祎则认为,阿里巴巴和雅虎中国合并一年的时间里,撤销门户、无线、一搜、3721、整顿渠道等一系列的举动导致雅虎中国陷入危机。最终导致2009年1月4日,中国雅虎正式放弃发展3721和雅虎助手的业务,3721“网络实名”软件正式淡出互联网舞台。

至此这场纠纷以周鸿祎全面胜出而结束,其中的是是非非,从事件的前因后果来看, 周鸿祎只不过是继续完成在雅虎未完成的梦想,而雅虎中国在马云的错误战略之下走下衰亡,这一战役中周鸿祎同时得罪了杨致远以及马云,据说后来奇虎在进行第二轮融资之时,暗地里杨致远和马云还在背后动手脚,同时他们表示永远不会投资周鸿祎所在的企业以及业务往来。

第二战:战瑞星 杀金山

遥想当年,国内被瑞星、金山、江民这三家垄断了杀毒市场,在周鸿祎心中始终怀揣“安全软件+免费杀毒”的梦想,面对杀毒市场的三大巨头,周鸿祎找到当时名不见传的卡巴斯基,希望通过与卡巴斯基合作免费推广,先把360知名度打上去,免费试用后,用户觉得好,自然会掏钱买正版卡巴斯基。最终的合作协议是:360每年拿出两三百万元购买卡巴斯基为期半年的激活码,卡巴斯基与360共同进行推广,如果用户到期后选择续费使用卡巴斯基,线上销售收入大家按比例分成。卡巴斯基被这点小肉说服,360安全卫士则借助卡巴斯基成功上位。

上位后,周鸿祎过河拆桥,自己搞起了免费杀毒软件,利用用户贪便宜和不愿为软件付费的心理成功在国内杀毒市场风生水起。为了抢夺市场,奇虎360开始向瑞星发起进攻,其杀毒软件自动在电脑上拦截并删除了瑞星的防火墙。“360安全卫士”利用开机加速的功能,用户开机后,显示开机用了多少时间,并且会出现“一键优化”的功能键。一旦用户点击“一键优化”,360安全卫士就会停掉许多开机启动项和其他软件。诸如瑞星、金山卫士和QQ电脑管家等会被“360安全卫士”评价为“建议开机禁止”。这种做法使得360竞争对手的软件不会被用户体验到,进一步提升360在杀毒行业地位。

一系列“流氓”战术,让360安全卫士成功逆袭。周鸿祎也因为免费杀毒软件遭遇同行围攻,得罪许多杀毒企业,这些因素导致他常年成为互联网上挨骂的主角.由于免费杀毒软件动摇了杀毒行业盈利根本,得罪了不少同行,其中还包括雷军和马化腾。

第三战:养虎为患 傅盛出走

说到傅盛,不得不提他与周鸿祎的那段师徒史,傅盛的成功多少是周鸿祎给的,傅盛的年少自大,导致了最终一拍两散。对于其中内幕,网上流传着各种版本,各执一词。不过通过梳理一遍,我相信错误是一半一半的。

2005年傅盛加入360,带领团队打造360安全卫士,而此时的周鸿祎依旧醉心于他的搜索,而结果就是,周鸿祎的搜索失败了,360安全卫士成功了,师徒两人的关系也开始发生变化了。

外界说,如果360搜索成功了,或许师徒二人还能和平相处。可惜,周鸿祎搜索失败了,而此时的360安全卫士大获成功,2006年底,每天安装量20万,这时傅盛的360整个团队只有10人,周鸿祎的搜索团队200人。2007年中每天新安装量已经达到了40多万,总安装量有几千万。一边是不断烧钱的搜索,一边是急剧膨胀360安全卫士,此时周鸿祎的心态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从刚起步的郁闷和骄傲,被现实逐步逼向受挫后的自卑,甚至怀疑自己,危机感愈来愈浓。

面对傅盛在360安全卫士上如日中天的威望,周鸿祎曾让傅盛离开过安全卫士去做搜索,把360交给他的大学同学,后来的奇虎CTO石晓虹负责。没过多久,360安全卫士还是出了些问题,周鸿祎担心搜索和360两条线都失败,又调回了傅盛。之后大半年,傅盛开始大举找人加盟,似乎在建立自己的小王国,而且拒绝HR提供的招聘人才,股权分配、人士任免、工资水平都有傅盛一手包办,显然这点让周鸿祎十分不满,对于周鸿祎来讲,这好比功高震主的地方诸侯,威胁到整个360的帝国实权。在种种矛盾不可调谐之下,傅盛最后选择离开了360,而之后加入的可牛杀毒同样遭遇360安全卫士的封杀,两人从甜蜜的师徒关系变成商场死敌,最后傅盛投靠金山,成立了猎豹,并成功在美上市。

两人从师徒变成竞争死敌,媒体也一直在争执到底谁之错,周鸿祎有解释过,傅盛也有解释过,从一个第三方的角度来说,周鸿祎爱才如命,过度对傅盛的放纵造就了年少的傅盛内心膨胀。但是傅盛的成功以及在产品上的造诣多少也受到周鸿祎的指导以及公司资源的倾斜。事实也证明:傅盛离开后,几乎把他招的人全部带走(效仿周鸿祎对付雅虎的套路),但是360并没有因此垮掉。傅盛的离开反而成了360招人、进人的一个转折点,很多之前被挡在外面、水平比傅盛徐鸣高的人都进来了,工程师从当时剩下的几个人扩张到现在的500多人。很多之前傅盛反对上马的项目,譬如浏览器、譬如网址导航,以及一度被他搞砸的杀毒项目,之后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这些项目的负责人,没有一个像傅盛那样自诩为”360浏览器之父”、或”360杀毒之父”。所以,傅盛的成功,周鸿祎应记一大功。

第四战:3Q大战 奇虎赴美上市

一说到3Q大战,很多人记忆犹新,那个腾讯被迫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足以看出360的强势地位。

周鸿祎创业以来的“六大战役”  酷派会是最后一战吗?

2010年9月27日,360发布了其新开发的“隐私保护器”,专门搜集QQ软件是否侵犯用户隐私,随后,QQ立即指出360浏览器涉嫌借黄色网站推广。2012年11月3日,腾讯宣布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用户必须卸载360软件才可登录QQ,强迫用户“二选一”。双方为了各自的利益,从2010年到2014年,两家公司上演了一系列互联网之战,并走上了诉讼之路。

双方互诉三场,最终奇虎360败诉。其中奇虎360诉腾讯公司垄断案尤为引人注目,2014年10月16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判定:认定腾讯旗下的QQ并不具备市场支配地位,驳回奇虎360的上诉,维持一审法院判决。

持续四年之久的“3Q大战”终于落下帷幕。

就在与腾讯开战之后,2011年,360赴美IPO,为2011年中国企业在美国最成功的IPO交易之一。3Q大战并没有对360造成任何损失,相反,有进一步提升了360在公众心里的印象,而网络口水战也成了周鸿祎品牌公关利器,与小米手机的“小3大战”、与百度的3B大战,可以看出周鸿祎的公关口水战已经烧便BAT,四面树敌,但是这些仍然没有阻止周鸿祎继续“前进”的步伐。

第五战:痛骂余佳文 网友叫好

相信整个事件的始末大家都非常清楚,年轻不懂事的余佳文豪言要分一个亿给员工,在央视开讲啦节目中遭遇红衣教主痛骂,周鸿祎直接在现场对余佳文“发飙”:“你这句话讲得很虚伪。你作为老板不能忽悠员工,如果你觉得金钱一点无所谓,反正都是玩,你敢不敢把所有的股份都分给你的员工?”

余佳文反击“我们是一帮玩出来的年轻人,员工是玩的,你老板不玩?”余佳文还直接建议周鸿祎去全国90后的公司实习一周,让周鸿祎非常无奈。

节目视频截图在网上公布后,瞬间成为各大网络媒体头条,网友们一边倒的批评余佳文“全世界的牛逼都让你吹了,现在圆不上还这么横”。这次事件让周鸿祎又火了一把,而大众的心里也为周教主叫好,像余佳文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就应该被批评,挫挫锐气,最终以余佳文发表道歉信而结束这次口水战。

从公关的角度来说,两人都达到了炒作目的,不过这次舆论一边倒的是周鸿祎,相比之前的几次战役,这次总算给周鸿祎完全正面的形象。

第六战:酷派二度“嫁女” 周鸿祎反目成仇

对于周鸿祎入主酷派这件事,也有很多值得挖掘的思考,360这些年几乎把互联网企业得罪了一个遍,周鸿祎一心想做手机,而供应链一直是心病,在特供机夭折之后,周鸿祎与急需资金的酷派走到一起,而最近两者之间微博骂战又一次挑起了公众的视野。

早在2012年360就开始涉足硬件市场,一度与阿尔卡特等品牌联手推出了特供机。360因为推行杀毒免费而大获成功,周鸿祎想把这种“免费思维”继续在手机上实现。这一场同床异梦的联姻里,360不过是想借助华为的硬件生产能力,复制360在PC领域的推广模式,以图快速占领移动互联网市场。但华为显然知道这个最喜欢过河拆桥的360曾经犯下的种种恶行。在360眼里,根本没有朋友可言,一旦壮大,就可能马上将其抛弃,甚至反目为仇。

最终华为通过微博宣布,“360特供机”销售的华为荣耀最后确定由华为独立销售,原因是产品成本偏高,做不到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的更低价要求。

第一次做手机的失败,让越挫越勇的周教主依然不死心,毕竟360在PC的强势地位在手机端倍显捉襟见肘,与此同时,与阿里巴巴、百度、腾讯通过巨资收购或者投资大举进军移动互联网,奇虎360在移动业务布局上进展缓慢,进一步加深周鸿祎对做手机的野心。

2014年12月16日,周鸿祎向酷派投资4.0905亿美元现金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奇虎360将持有该合资公司45%股权。周鸿祎的第二次手机梦开始。

2015年6月,酷派控股股东Data Dreamland以每股3.508港元向乐视网出售78038万股股份,占已发行股本的18%。乐视网以21.9亿元入股酷派,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此事件让周鸿祎大为恼怒,传言周鸿祎在朋友圈怒言“谁在我背后捅刀子试图screw我,我的原则是一定fuck回去”。

至此,周鸿祎与郭得英的微博骂战正式打响,面对酷派的劈腿,两者“联姻”演变成一场“口水战”,周鸿祎宣称酷派违反合资协议,提出的近15亿美元的“分手费”,可是酷派总体市值都不够10亿,何来资金偿还巨额“赔款”。感情的破裂,双方在微博、微信等私人场合,更是恶语相向,让不明群众看得目瞪口呆。

这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分手战,业内人士猜测将会以握手言和的方式结束,毕竟AK47的供应链还依托在酷派,而酷派也拿不出足够的认沽期权金额,周鸿祎的咄咄逼人无非是想酷派在供应链上多偏向奇酷而非乐视,或者这才是周教主发怒的重要原因。

第N战 敬请期待 但愿没有

一圈下来,周鸿祎把互联网大佬们得罪个遍,以至于在手机硬件市场发力举步维艰,与华为TCl联姻的失败,强势入驻酷派后的分手闹剧,周鸿祎树敌越来越多,把自己的路越走越窄。

阿里巴巴、腾讯、百度、联想、小米、搜狗、酷派等,几乎国内有影响力的互联网公司都跟360过过招。而这些强大的敌人在不断的拓宽自己的版图,敌人的朋友变成了敌人,如果在这样继续发展下去,周鸿祎的360还有谁可以依靠?

当然,对于酷派的事件上,感觉360公关炒作的嫌疑就比较大,都说家丑不可外扬,而360的做法偏偏是唯恐天下不知,想利用舆论的压力来“恐吓”酷派,可是这样做真的好吗?对于围观的群众来说,360又在跟谁谁谁闹矛盾了,至于其中到底谁错谁对,可能大部分人都不会关心和在乎,网友们关心的是今天又有谈资了,茶余饭后各抒己见,对该事件进行评头论足,最后演变成信奉周鸿祎的和讨厌周鸿祎的两大阵营在掐架,事件的谁对谁错,其实跟大众有何干系呢?

话说朋友越多,路越宽广,而周鸿祎的做法更像是用各种公关手段打压敌人,或者俗称的流氓行为,创业初期,这样做或许是为抢占市场,但是如果随着企业的壮大,还肆无忌惮的走老套路,未免过时。做手机已经是360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能否走得更远的一步重要棋子,如果脱离了酷派,还会有人再愿意跟老周一起做手机吗?

贱卖大神,我一直觉得是周的不对,酷派一个好好的品牌就这样毁了,或许在手机市场,“免费”行不通,巨大的硬件成本相比杀毒软件,付出的将会更多更多,一不小心还会拖垮自己。

珍惜酷派,或许这是360最后一个做手机的朋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