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平台中国山寨品泛滥 存在诸多可怕漏洞

亚马逊平台中国山寨品泛滥 存在诸多可怕漏洞

  美国财经新闻频道日前撰文指出,美国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亚马逊一直鼓吹用户至上的理念。但是因为不关注产品质量问题,亚马逊电商平台正逐渐演变成为山寨品的集散地。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

  亚马逊正努力推动下周举行的“金牌会员日”(Prime Day),该公司将在这一天向亚马逊金牌会员提供超过10万笔特惠交易。与亚马逊推出的其它服务一样,“金牌会员日”将成为金牌会员的购物盛会。

  不过对于像杰米・惠莉(Jamie Whaley)这样的亚马逊长期卖家而言,他们并没有庆祝“金牌会员日”即将到来的心情。

  作为一名有执照的护士,惠莉三年前开始在亚马逊网站售卖商品,如今的年销售额已达到70万美元。惠莉出售的专利产品名为“BedBand”,它由一组减震绳、夹子和锁组成,被设计用来固定床单。

  惠莉和丈夫最初从亚马逊网站销售这款产品时,其鲜有人问津。后来,这款售价为13.99美元的产品日销量达到了200套。2013年,BedBand已经爬升至亚马逊最畅销家庭厨房类产品的200强。

  到了2015年年中,惠莉的业务陷入了困境。由于营收下滑了一半,惠莉被迫裁减了8名员工。她的床单紧固器被一大群来自中国的产品抄袭,这也迫使着惠莉下调了产品售价,以应对中国山寨产品的威胁。

  “我们需要与任何人竞争,”如今把家从德克萨斯州搬迁至蒙大拿山区的惠莉说。“当有人尝试着抄袭我们的产品时,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惠莉如今90%的营收来自于亚马逊,但她正尝试着把流量引至自己的网站,或者其它零售平台合作伙伴的站点。惠莉对亚马逊已失去了所有的信心。

  花些时间测算亚马逊卖家和惠莉的叙事开始听起来像是常态。在亚马逊追求成为地球上所有商品的低成本供应商的同时,亚马逊网站已经成为了全球最大的跳蚤市场–充斥着混乱、无序、以及无限的库存。

  亚马逊的卖家们表示,假货在亚马逊网站一直存在。但在亚马逊公开求偶中国制造商,将他们紧密地与亚马逊庞大的物流业务交织在一起后,这一问题在今年开始爆发。商家们永远也不清楚谁或者什么事件将可能减少他们在某一天的销售额,也不知道为打击造假者要花费多长时间。

  亚马逊的卖家已在Facebook和WhatsApp建群投诉和抱怨,并制定策略来防患于未然。

  CNBC.com在今年5月曾报道了Facebook上一个由T恤衫、咖啡杯和iPhone手机套设计人员组成的群组。如今该群组的参与者人数已超过600人。这些设计师们表示,在亚马逊网站打假就如同打地鼠游,赝品出现的速度要远远快于他们打击赝品的速度。

  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可能不会讨论这样的话题。特别是在亚马逊的年度购物盛会“金牌会员日”下周二到来之前,贝索斯更不可能探讨此事。在“金牌会员日”期间,亚马逊金牌会员将每隔五分钟能够参与一场新闪购交易。虽然社交媒体充斥着对亚马逊特价商品的嘲讽,但在去年的“金牌会员日”,消费者每秒钟仍购买了398件物品。

  消息人士透露,亚马逊曾组织活动,邀请了大约300名顶级卖家。参加活动的亚马逊卖家服务高级副总裁塞巴斯蒂安・古宁汉姆(Sebastian Gunningham)对卖家们的抱怨感到非常的震惊。有消息称,在亚马逊西雅图总部举办的这场活动中,受邀请的卖家们反复质问古宁汉姆,亚马逊将会采取何种措施,来应对中国制造商欺骗亚马逊系统的问题。截止目前,亚马逊发言人对此报道未予置评。

  亚马逊目前超过40%的销售商品来自于第三方市场。中国制造商的产品此前曾需要中间人、品牌和私有品牌才能触及到全球消费者,但是在亚马逊开放了大门之后,亚马逊的第三方市场业务获得了蓬勃发展。

  亚马逊市场来自中国销售商的销售额在2015年增长了一倍以上,而该公司的整体营收只增长了20%。亚马逊最近还在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进行注册,将提供海运服务,这将会简化中国企业向亚马逊配送中心直邮商品的程序,减少他们的成本并提升效率。

  这也是为何美国买家只需要两天时间,便能够获得一个来自肯塔基州亚马逊仓储中心装满了不同零售商出售的中国产厨房用品的纸箱子。

  批评人士说,亚马逊并未采取充足的措施,来抑制山寨品洪水般的涌入亚马逊网站。因为亚马逊提供的配送服务,制造商在向亚马逊交付一大笔佣金之后,能够把产品直邮到亚马逊配送中心,并在产品上贴上带有FBA标签的证书,从而让消费者对产品质量不产生怀疑。此外,亚马逊把不同卖家的产品捆绑在一起进行销售的做法,意味着卖家可以把一件山寨夹克发送到亚马逊配送中心,然后再由其他卖家进行销售。

  客户包括Forever 21、Adobe、OtterBox,为他们提供知识产权和品牌执行服务的律师事务所Johnson & Pham LLP律师克里斯・约翰逊(Chris Johnson)表示,“亚马逊正通过山寨产品厂商赚大钱。在山寨品的问题上,该公司尽可能的不作为。”并不只是BedBand这样的小众品牌才感到痛苦。

  拥有“健康鞋王”之称的Birkenstock曾经发现,亚马逊网站上有数十家商店以79.99美元的价格出售自己的一款凉鞋,较零售价低出20美元。CNBC在今年6月曾询问7家零售商,为何他们的售价会这么便宜。所有的卖家对此问题都有着同样的回答:“这是个秘密。”

  红旗遍地皆是。亚马逊多家店铺都在销售一款MK签名手提包,相对于198美元的零售价格,该产品在亚马逊网站的最低售价仅为101美元。加拿大国宝级品牌Canada Goose一款流行羽绒服在官网的售价为1000美元,但是同款产品在亚马逊网站的最低售价还不到650美元。该品牌的经销商表示,这样的价格很难买到正品。

  一位Canada Goose的经销商表示,“只要标识是正品,人们就会认为你拥有这款产品。”截止目前,Birkenstock、MK和Canada Goose均对此报道未予置评。

  互联网上的山寨产品绝不是什么新鲜事,电子商务领域更是充斥着山寨产品。自1999年推出服务以来,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就一直在竭尽所能处理平台中的赝品。

  在阿里巴巴集团最新的年报中,类似于“山寨品”的词语一共出现了30次。该公司创始人马云在上月杭州的演讲中也表示,“如今的山寨品比正品有着更好的质量、更好的价格。”

  相对而言,亚马逊一直试图保持其干净的场地和值得信任的在线购物平台的形象。在该公司2015年年度报告中,压根就没有提到“山寨品”一次,只是在最后的二十多个风险因素中提到与“欺诈或非法活动的卖家的潜在责任。”

  亚马逊的投资人当然未关心山寨品在亚马逊平台上层出不穷的问题。在过去的一年间,这家公司的股价累计上涨了69%。亚马逊当前的市值已达到3480亿美元,较Walgreens、Lowe’s、好市多、塔吉特和梅西百货的合并市值多出660亿美元。目前,亚马逊已是全美第六大市值公司。

  亚马逊的故事,总是取决于向客户提供他们想要的产品,以及一流的服务和速度。投资公司Allianz Global Investors基金组合经理尔特・普莱斯(Walter Price)就表示,这与作假没有什么不同。普莱斯说,“如果消费者能够证明买到了假货,亚马逊将要求卖家退款,或者是要求他们关闭店铺。亚马逊确实在支持消费者。他们把消费者,而不是卖家放在首位。”

  想要作假的卖家可以使用大量的工具。激怒商家的问题之一,是他们经常能够看到产品页面上出现一份劫持列表,以更便宜的价格出售商品。犹大・博格曼(Judah Bergman)在亚马逊网站出售商品已有两年半时间。他出售的产品包括了Steeltime品牌的珠宝首饰。相对于博格曼出售的一款售价为17.99美元的珍珠耳环,劫持列表向消费者推荐的同类产品售价都低于10美元。因为花费了宝贵的时间向亚马逊发送删除通知,尽管最终删除了这些劫持列表,但因为选择更低价的产品,博格曼还是失去了客户。

  更糟糕的是,如果买家对购买的便宜产品感到不满而给出差评,博格曼的评分也会随之降低,因为评论都是拼凑在一起的。“在失去订单的同时,你还会得到差评。如果要打假,你就没有时间做其它事情。”

  亚马逊拥有自己的打假政策,并会对侵权通知做出回应,调查和踢出违反规定的卖家。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造假者的速度更快,他们会改变店铺名字和迅速开店。作为一个市场,只要亚马逊回应投诉,并采取行动,该公司就不会为出售假货承担法律责任。

  克里斯・麦克凯比(Chris McCabe)已担任亚马逊商户调查员五年时间。从2014年以来,麦克凯比辞职后一直在帮助第三方卖家熟悉亚马逊规则,并处理相关的投诉事宜。他经常被聘请帮助暂停交易的卖家恢复交易。他说,相对于专注AWS部门的成长和Kindle等其它业务,亚马逊对预防市场滥用的投资远远不够。“亚马逊在打假问题上市被动的,而非主动的,”麦克凯比说。“亚马逊不会一直关注所有人,该公司也未掩饰着要这样做。”

  除去模仿产品的形象外,造假者还会操控产品的评论。举例来说,BedBand目前拥有3750条评论,以及4.5颗星的评级。BedBand目前已在亚马逊网站同类产品中排名第二,仅次于Nyche的一款产品。不过Nyche是一家中国的厂商,该公司的同类产品售价仅为8.99美元。虽然在亚马逊网站有着不错的评分,但是评论网站Fakespot却给Nyche给出了“F”级的评论,原因是这家公司被发现付费购买好评。

  如果不犯错误,亚马逊的业务是非常出彩的。金牌会员服务让更多消费者成为了亚马逊的用户,该公司能够以更快的速度向消费者快递更多的商品。Echo智能扬声器像是一款杀手级产品,而且AWS业务的快速成长已开始增厚公司的利润。

  但是对于一款建立在信任基础上的品牌,它上面确实存在着许多可怕的漏洞。“亚马逊创建的环境让卖家感到要必须作假。这个系统已经被操控,只是消费者还不知道而已,”卖家惠莉这样说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