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齐聚研讨燃煤电厂超低排放 煤炭资源如何由黑变绿

北极星节能环保网讯:9月16日,中国(太原)国际能源产业博览会2015年低碳发展高峰论坛分论坛在太原举办。论坛的主题是“燃煤电厂超低排放的技术进展及未来展望”。来自国内外的专家学者、政府官员、企业高管等相聚一起,交流和分享了该领域最先进的科技成果。本报撷取部分代表发言,以飨读者。

徐通模:火电厂深度节水及减排的研究与示范

中国能源资源利用中有两个特别突出的矛盾,就是富煤又缺水。电厂是煤和水的两大重要用户,而且也是重要的污染源单位,所以深度减排和深度节水是电厂面临的革命性任务和挑战。西安交通大学以谭兆铮教授为领导的团队,针对我国普遍采用湿法脱硫的系统,首先提出了“深度节水与深度减排一体化”的科学构思,2007年,在以前的理论探索情况下,开始进行大量的试验性研究。2011年在链条锅炉上进行了实验,2013年在大型火电厂进行了实验,2014年在大型电厂进行了功能实验,目前已经形成商用的、完整的系统。西安交通大学根据这些试验,提出了一套一体化的工艺原则性总体技术路线,这也是我们推荐的标准的原则性总体技术路线。

焦尊生:碳捕获、利用与封存技术对可持续能源发展的重要作用

我们现在排放的二氧化碳可以实现资源化的利用,在怀俄明州可以提高二氧化碳的利用率,这是一个非常成熟的技术。现在怀俄明州所取得的经验,对于有些区域来讲,很适合这种低碳综合发展的方案。例如,在中国的鄂尔多斯,完全具备采用这样的低碳综合发展的方案。因为我们现在烟囱气排放得比较多,所以它的成本基本上只有怀俄明州的1/3。这个低碳综合发展的方案正在催生一个工业链,煤化工、电厂等经过压缩、运输、进行二氧化碳去硫,整个过程正在形成一个新的工业链。此外,在一些地质构造有空间的地方,我们可以捕集的二氧化碳,在封存过程当中,会有大量的水可以作为一个新的水来源。

孙琦:煤清洁转化产业面临环境挑战

我国一次能源耗费大约70%依赖于煤。煤的燃烧会产生一系列的问题,现在基本上所有的污染都是由煤引起的,这已成为制约经济发展的一个瓶颈。有限资源的合理高效使用是迫在眉睫,产业结构提升走生态发展之路是历史的选择。合理规划煤电化工和石油化工产品有效进入市场,必须走低碳、清洁的化工发展之路。煤炭作为主要的能源供给情况,在短期内没法改变;煤炭的利用必须以经济、健康、环境共赢为前提,走低碳发展之路;煤炭应以资源加以利用,而不仅仅是能源;煤炭清洁利用不应以“煤化”为主导,应有所为有所不为;只有针对区域特点和资源禀赋,通过技术创新和产业链的合理构筑,才可以实现煤炭资源的清洁利用;实现资源的循环利用和零排放是未来煤炭利用的目标。

马克˙艾克威兹:DOE如何实施碳捕集及其存储

DOE(美国能源部)能源的一些碳捕集之前也有,同时对这个问题有所体现和设计,对碳捕集技术有至关重要的意义,它将仍然会进行大规模的研发和发展。希望在这个基础上取得更进一步的进展,同时大规模地进行应用和部署来应对气候变化和碳排放的降低。美国所开展的一些碳捕集方面的技术以及一些机制建立方面,主要就是碳捕集提高技术的可行性。我们很感兴趣的一点,就是碳捕集的过程当中来应对的一些挑战。这个对于山西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对其他省份也存在这样的问题。我们在寻找采录和存储的措施,也在应用去简化水处理的技术,我们希望能够建立一个智能的监督体系。

杨海瑞:循环流化床发电节能与污染物控制

我国的循环流化床技术发展主要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80年到1990年,第二阶段是1990年到2000年,这是工业及热电锅炉;第三阶段是2000年到2005年,这是发电锅炉;现在进入了超临界时代。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循环流化床发展国家。应对新形势下挑战的途径,第一是开发大容量超临界循环流化床的锅炉,提高发电效率;第二是基于循环流化床流态图谱,开发节能型、低磨损的流态重构循环流化床锅炉;第三是提高中小型循环流化床锅炉蒸汽参数;第四开发满足新环保标准的循环流化床污染控制技术。中国循环流化床发电技术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未来仍将在火力发电技术领域占据重要地位。超临界、超超临界的普及和应用是循环流化床的下一个发展方向,发展节能降低排放技术是维持其竞争力的保证。

戴维-温特:怀俄明与山西 清洁能源合作伙伴

对于山西而言,煤炭在气化、转化及碳捕集方面有优势,过去几年做得非常好。而我们怀俄明州在地质点的描述、碳的隔离等领域做得比较好,所以我们希望能够获取双赢。几年前,我们事务中心就同山西进行了接洽,我们对山西有关碳捕集概念有所了解,双方共同分享经验,互相学习。我们两个省份都得到了两国政府和资金的支持,相关的活动也让企业之间能够更好地沟通。这种伙伴关系必须要有私营部门参与,政府负责制定政策。但更重要的是找到最有效落实相关政策的方法,也就是如何以市场为基础进行运作,并且关注如何提高私营部门的创新能力。美国方面不仅仅是政府,还包括大量私营企业也参与到同中国的碳捕集的国际合作进程当中。这种伙伴关系必须要有公众的参与和支持。应该通过媒体对高层官员、企业管理人员以及技术能源峰会的采访,对双方合作进行相应的阐释和报道。

王月明:燃煤电厂超低排放的技术展望

我国现行的污染物排放对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提出了控制标准,把这个标准跟国际上的燃煤发电的排放标准进行比较,就会发现,中国实施的燃煤电厂污染物排放标准是世界上最严格的。现有的燃煤电厂治理重点还是放在火电厂上,同时通过以电代煤的方式,逐步替代数量众多、容量较小的工业锅炉,把燃煤慢慢地集中到大型的燃煤电厂中,集中燃烧,集中处理,这应该是一种比较可行的方法。实施超低排放,成本必然会增加,但这几年,全国陆续实施了几十个排放工程,实际上,每度电增加的成本为1到2分钱。即使这样,燃煤发电的成本还是远远低于燃气发电、风电、太阳能发电的成本。现在各个地区也针对这个超低排放相应出台一些鼓励政策,比如对电价进行适当补贴,对电价进行奖励,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电厂实施改造的弥补。在实施超低排放控制过程中,我们要把各种单向的控制技术综合起来考虑,相互之间会有协调效应。

延伸阅读:

超低排放、煤炭清洁高效利用 看中外能源大腕智力“碰撞”

【专家】黑色煤炭绿色发展 高碳资源低碳发展

【专题】:火电企业该不该追求超低排放?

发表评论